20年游戏老兵 和索尼总部当邻居 终因VR实现主机梦

  
  夜深人静,詹承翰在家中从Steam和PSVR上分别下载了三个游戏,可是先玩哪一个呢?他习惯性的到网上去看看那些大V和主播们对这些游戏的评价。
  
  结果,他发现有一款游戏居然让六个主播在玩的过程中都泪流满面。怀着巨大的好奇心,詹承翰开始玩这个名叫《去月球》的独立游戏。
  
  “画质很渣、很渣,但故事却非常的感人。”詹承翰说原本只给自己预留了两个小时,结果一口气玩了四个小时通关了,自己也差一点感动得哭出来。
  
1
  
  《去月球》讲述的是两个医生借由改变记忆,为弥留之际的人们完成他们人生最后愿望的故事,它的故事雏形很多年前就已经在华裔独立制作人心中埋下了种子。
  
  “这是一个现象级的游戏,它不需要发行商,却可以卖到上百万份。”詹承翰从中读到的最核心的信息是:不随波逐浪,要一直听从内心最初的想法。
  
  对詹承翰来说,何尝不是如此。
  
  1992年,他还在台湾高中读书时,就想做一个独立游戏制作人。为了能开发游戏,作为一个文科生,詹承翰却自己报名去补习班学习写代码。
  
  大学成立了风雷工作室,毕业后创业做风雷时代公司,2003年在SARS期间毅然搬来大陆发展,成立唯晶科技。
  
2
  
  25年过去,从单机游戏、网游、手游到VR游戏,从研发、外包到发行,詹承翰经历了整个游戏产业的起起伏伏,以及一个创业者的诸多不易。
  
  他说,无论为了生存下去做了外包业务,还是现在进入VR游戏领域,初心只有一个:就是想要做出让自己感动的游戏。
  
  主机游戏的梦想
  
  今年1月,唯晶科技开发的第一款VR游戏《揭秘计划》正式登陆PSVR平台;3月进入欧洲、日本、美国市场,并连续多周在日本和美国的PSVR销售游戏排行榜排名第一。
  
  春节的公司年会上,詹承翰对着台下一群年轻员工说,“谢谢你们帮忙完成了我的主机游戏梦。”
  
3
  
  开发主机游戏,登陆索尼PlayStation平台,一直是詹承翰的梦想。但在20年前,要想拿到索尼主机游戏的开发权,是一件很难的事情。
  
  刚创业不久,詹承翰就在日本设立了一家分公司,虽然只雇佣了两名当地员工,却硬是将公司办公地点设在索尼当时日本总部大楼的隔壁。
  
  请索尼的员工来公司参观、谈判,对方很惊讶,“咦,咱们居然是邻居啊。”虽然地段寸土寸金,租金不菲,但这个钱却花得很值,因为能租用这样的办公室通常代表公司的信用是很高的。不久后,PS2的开发授权也就顺利地拿下来。
  
  但传统主机游戏始终是一个难啃的硬骨头,“PS4时代,就算给你几千万的资金也做不出一款像样的游戏。”詹承翰告诉青亭网,VR时代的到来却给游戏制作人带来一个很难得的机遇:几百万人民币就可以开发出一款还不错的游戏,放到PSVR平台上。
  
  2015年初,詹承翰下决心想带领公司率先进入VR领域。在体验到Oculus的DK2之后,他觉得这个事情可做,“这是单机游戏,并且是一个很好的讲故事平台。”
  
4
  
  事实上,唯晶也是亚洲最早一批拿到索尼PSVR工程机的公司。他们很快用虚幻引擎做出一个游戏Demo出来,但公司一些研发人员仍然要不觉得DK2太重,要不觉得游戏有点晕,反对的声音很大。
  
  六月,詹承翰受到邀请,带着两个同事到索尼参加闭门会,体验索尼自己做的VR游戏Demo,发现居然可以做到完全不晕,体验感也非常好。
  
  如何才能让更多的同事都能感觉到这种震撼?恰好2015年底,HTC Vive设备在台湾开始陆续有展示,詹承翰联系沟通,让台北几十位同事,选择中午人少的时间段,集体去现场体验。
  
  在索尼和HTC Vive的这两次体验后,唯晶立项许久的《揭秘计划》就得以顺利的推动了,詹承翰同时担任制作人和发行负责人。
  
  一年左右的开发时间,几百万的投入,唯晶收获了索尼PSVR“小几万份”的销售,同时还在VR游戏研发和发行方面积累了经验。
  
  “目前阶段,VR游戏少赔就是赚了。”詹承翰说。
  
  游戏发行的“生意”
  
  排队体验游戏,看玩家玩游戏,这是詹承翰多年来保持的习惯,也是公司的传统。
  
5
  
  《揭秘计划》测试版刚出来时,詹承翰会让同事邀请很多玩家到公司来玩游戏,看到90后的年轻一代现场玩各种声控、直播等手段,詹承翰完全傻眼。但他坚持认为,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了解玩家的心理。
  
  日本的电玩展,美国的GDC、E3……全世界各种顶级的游戏展会上,也通常也少不了唯晶员工的身影。
  
  他们按惯例,会建一个微信群,早晨八点展馆一开门就冲进去,大家分头行动,体验到好的或不好的游戏都会在微信里及时分享,提高体验的效率。
  
  有意思的是,唯晶代理发行的第一款PSVR游戏,也和海外展览有关。
  
  今年的E3上,自称“宅男”的詹承翰早早的从一个Party出来想回酒店,发现带来的一个面包落了,觉得浪费有点可惜就回去拿,路上偶遇一个中国小伙子,这是一家国内游戏公司的商务。
  
6
  
  对方介绍自家的游戏有多么厉害,詹承翰也告诉对方自己刚开始做PSVR游戏的发行,双方热络地聊起来,并相约第二天再见面体验一下。
  
  第二天,神武互动创始人刘博带着从百思买刚买来的外星人笔记本、Oculus头盔,以及新改的《重生:武士觉醒》游戏,来到詹承翰住的酒店,信心满满的让他体验。
  
  结果,“外星人”死机了。一堆的人在旁边进行抢修,詹承翰和刘博两个则在一旁聊天。创业者碰到一起,有说不完的话,创业路上各种苦逼,怎么发不出工资、团队离开……
  
  最后,游戏没有体验上,两个人却成为朋友。
  
7
  
  “你为什么不自己做游戏的发行?”詹承翰说,其实一开始他是建议刘博自己来做发行,“我可以将《揭秘计划》发行的经验教给你。”
  
  2017年初,公司第一款PSVR游戏的发行,是詹承翰亲自操盘,再加上从10多年前开始做外包,唯晶在全球多个城市都有布点与合作伙伴,很快一条完整的VR游戏发行体系就建立起来。
  
  詹承翰给了一组数据对比:今年3月7号(微博),两款游戏同一天上线,两周后《揭秘计划》评分3.5颗星,有100多人评分;另一个游戏得了4.5颗星,却只有十个人评分。
  
  游戏发行的秘密是什么?詹承翰给出两个字:勤奋。他告诉青亭网,主机发行市场已经很成熟,媒体就那500家,名单从网上都能下载,但要取得好成线,就需要用双腿去一家一家地拜访。
  
  目前,唯晶科技在上海和台北分别有两个游戏发行小组,詹承翰说,所有签约外部的游戏他都会亲自带队指导发行思路,“因为将心比心,这是一个制作人数年的心血”。
  
  一条产业的闭环
  
  融资、变现,是游戏公司的重要关键词。
  
  唯晶科技的融资纪录也算得上辉煌:2006年获得英特尔和汇丰银行投资的数百万美元A轮融资;2016年获得创丰资本6000万元人民币的C轮投资,此后2017年初,还有一轮追加的2800万C+轮人民币融资。
  
8
  
  但对詹承翰来说,他却很少提及这些。他的目标只有一个,将唯晶打造成一家成熟的游戏公司,而成熟的标准就是:不2VC,不2B,只2C。
  
  2003年,唯晶科技在内地成立,从最初的三个人,快速扩张到300名员工,营收四五千万,只用了三年的时间。
  
  詹承翰做对了两年事情:第一从台湾来大陆,第二从单机游戏转向网游市场。通过外包这个切入口,一面连接海外的大游戏公司,另一面连接国内的游戏外包人才。
  
  但无论是做外包,还是做游戏发行,詹承翰始终对公司的定位是一家游戏研发公司。兜兜(微博)转转十四五年,唯晶科技却在不经意间形成了一个从研发、外包、美术、VR、发行一个完整的闭环。
  
  对于VR,詹承翰在资本很热的时候很理性,资本转冷后他却长期看好。
  
  在游戏大厂对VR处于观望或小试牛刀的阶段,行业里大量的是早期小型创业公司,唯晶这样一家中型游戏公司相比之下,无论在资金实力,还是在研发能力等方面就具备了不少的优势。
  
9
  
  詹承翰介绍说,公司内部一口气成立了六七个VR相关的自研发项目,除了已经推出的《揭秘计划》,明年将陆续推出三四个,同时还代理了六七款产品。
  
  “有这样一些产品不断的滚动数据,我们会很了解全世界的玩家,他们喜欢哪些VR游戏类型,在VR里的行为。”而唯晶在美术、技术开发、发行、玩家社区、资金等方面的资源也可以成为一个共享平台,向代理发行的游戏公司开放。
  
  詹承翰始终相信,发行不是仅仅为了赚钱,而是一个1加1加1,加到十个1就能变成100的裂变过程。
  
  2003年,大陆和台湾的游戏产业持平,詹承翰在SARS阴霾中毅然来到内地创业,十多年之后,大陆的游戏产业规模是台湾的数十倍了。
  
  这一次,他是否又踩对了一次快车道?
 

推荐栏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