虚拟现实热度已过?京城VR体验店风光不再

  2016年被称为VR行业元年,虽然颇受资本青睐,VR行业却一直难以实现盈利,在此情形下,VR线下体验店出现,不但为VR行业开辟了新的变现途径,也成为普通消费者体验VR技术的便捷方式。但是据《中国VR体验店现状白皮书》显示,2016年全国3000家VR体验店中,实现盈利的仅三成,绝大部分体验店仍处于亏损状态。对此,北京商报记者通过发放问卷与实体店走访相结合的方式,对京城VR体验店的经营现状展开了调查。

  六成店铺亏损

  随着VR概念的持续火热,北京的VR体验店也如雨后春笋般相继出现。乐客VR在三里屯打造“乐翻天”VR Park;奥秘世界将VR体验馆先后开进了西单大悦城和朝阳大悦城;抉择虚拟现实体验馆也在悠唐购物中心积累了一定人气。经过一年的市场培育,目前北京已有100余家VR体验店,而人流密集的商圈也成为这些VR体验店的首选之地。

  第一现场9D VR动感影院相关负责人闫女士表示,VR作为一个新鲜事物,很容易将首次接触的人转化成消费用户,商圈内密集的人流也为此提供了便利。“我们第一现场这个品牌的设备,可以根据实际经营面积的大小和人流量进行灵活调配,在北京一些客流量大的区域,十几万元购买的设备仅需两三个月就可以回本。”

  但事实情况并非如此。北京商报记者在周五、周六、周日三天,晚17-21时这个时间段内走访了多家商圈里的VR体验店,发现这些VR体验店的客流可以称得上“惨淡”。仅以崇文门新世界百货地下1层的京海原VR体验店为例,半个小时内去体验VR的仅有一名成人和一名儿童,虽然也有消费者在体验店周围驻足,但是店员并没有向消费者介绍体验内容的热情,而与之相反的是,VR体验店周围的餐饮与其他娱乐设施已经基本满员,有的甚至排起了队。有VR体验店从业者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,目前北京有六成的VR体验店处于亏损状态,但相比于盈利,VR体验店更在乎的是培养市场、抢得先机。

  北京商报记者通过调查发现,目前市面中的VR体验主要可分为蛋椅类VR以及可行走类VR两种,其中蛋椅类VR大多以头戴式设备观赏为主,而可行走类VR在可操作性上有所增强,除了头戴式设备外,通常还有仿真器械与手柄。虽然不同的VR体验在配置上有所差异,但是却不能解决VR特有的眩晕感问题。

  经营一家VR体验店,除了前期的成本,运营时还需在设备维护、人力、租金等方面有所投入。身临其境加盟部相关工作人员表示,以搭建一个40平方米的VR体验单间为例,至少需要4套VR设备,价格约在25万元,再算上每月至少1万元的租金,想要实现盈利,月营业额也需达到7万-8万元。不难看出,商圈虽然给VR体验店带来了客流,却没有形成持续稳定的盈利,而这与VR体验店自身存在的问题有很大关系。

  设备质量参差不齐

  独特的店面设计往往能够吸引消费者进入VR体验店,但是硬件质量却常常让VR体验变成了一次性消费。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,30%的消费者初次都会选择观赏类型的VR体验,但是由于不需要联动手柄或者仿真器械,也不需要精密的动作捕捉,此类VR体验的硬件质量普遍较低。

  “我此前在V观世界体验《寻龙诀》项目的时候发现,虽然画面真实程度欠佳,但是360度视角是充盈的,然而这次在比如世界购物中心体验的蛋椅类VR,硬件质量实在是太差了。”消费者刘先生表示,“除了画面抖动剧烈外,视线周围的黑边也极大影响了观看效果,以后此类VR项目不会再体验了。”

  北京商报记者从蛋椅类VR供货商处获悉,目前两座的蛋椅类VR设备市场均价在5万元左右,三座的则在10万元左右,设备主要包含头戴式VR眼镜和座椅。而可行走的沉浸式身控VR体验,设备则相对繁琐。身临其境需要消费者负重一台PC,再加上VR眼镜与仿真枪械;乐翻天与陨石体验馆则采用头盔式VR眼镜和仿真枪械,但这些设备价格却相差甚远。仅以陨石体验馆一套全进口的VRCADE设备为例,这套设备包含一个无线传输视频画面的头显、一个手枪形状的控制器以及由6个摄像头提供的位置与动作追踪系统,仅简易版的售价就高达20万元,所带来VR体验自然也极大不同。

  内容同质化严重

  “还没明白怎么玩,游戏就开始了,一场射击比赛我没打死敌人,反而被敌人打死了9次。”消费者王女士表示,本来体验的项目是双人小组VR射击之激战,结果是两个人在两个不同的房间联机体验,不但没有找到同伴,连敌人也难分清,还未体会到团队合作射击的乐趣,游戏已经进入了倒计时。

  有VR体验店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内容的创新性开发是目前VR体验店面临的一项难题,很多消费者只要体验过一次,就会对相同内容失去兴趣。不难发现,市面上的蛋椅类VR不外乎就是景观模拟与僵尸古墓,而可行走类VR也逃不开滑雪冒险与枪战射击的元素。

  在境界游戏CEO朱家亮看来,目前VR体验店中的内容还不足以形成重复性消费,在硬件不成熟、内容不完善的情形下,谈盈利还为时过早,“VR体验店是想将VR打造成休闲娱乐的新方式,就像曾经风靡街头的电玩游戏厅一样,然而同质化严重又无法产生互动性的内容,注定VR体验难以成为娱乐的刚需”。

  以密室逃脱奥秘之家的VR品牌奥秘世界虚拟现实体验馆为例,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到崇文门搜秀购物广场9层有奥秘世界的体验店,但是实地调查却发现,除了餐饮与影院入口外,9层的核心区域其实是电玩城,比对图片可以发现奥秘世界曾经就在这一片区域,但是影院工作人员却表示,电玩城更赚钱,奥秘世界已经撤了。对此,圣威特相关负责人表示,未来的VR体验店将会是以重度体验内容为核心,轻量级的VR娱乐内容未来将会被家庭VR设备所取代。

  收费高性价比低

  《中国VR体验店现状白皮书》数据显示,价格是影响消费者是否进行VR体验的关键性因素。北京商报记者通过梳理发现,目前蛋椅类VR的体验价格平均在30-50元左右,体验时间为5-12分钟;而可行走类VR大多按照项目收费,每项人均收费50-80元,体验时间为平均10分钟。

  为了能让消费者有更多选择,VR体验店也开发了多样的收费方式。抉择相关负责人表示,对于一些熟悉VR游戏的消费者,抉择推出了3元每分钟的收费方式。V观世界则推出了188元/人的通票,可以畅玩4项内容,实体店的折扣力度也与团购价持平。尽管如此,VR体验店的消费标准仍处于较高水平。

  “花了100多体验VR鬼屋,就像看了10分钟劣质的恐怖片,感觉很不值。”消费者杜先生表示,VR体验店总是把价格标得特别高,让人望而却步,又借团购低价宣传,吸引消费,但终究不过是图个新鲜罢了,性价比太低。

  调查数据显示,38%的消费者能接受的VR体验价格在30元以内,23%的消费者可以接受50元以内的价格,仅有14%的消费者即使每人花费100元也愿意体验,还有23%的消费者表示,只要体验好,价格无所谓。“相比于KTV、密室逃脱等休闲娱乐方式,VR体验收费较高,体验却比较差,如果不能改变这些现状, VR体验店盈利的春天永远不会到来。”朱家亮强调。

推荐栏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