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ift转型之路:FB未来关键是PC还是手机VR?

  如今的VR产业并不符合Oculus联合创始人布兰登·艾里布(Brendan Iribe)的预期。2012年的Oculus除了想在不远的未来推出价格实惠的VR头戴设备,引领玩家们踏入虚拟游戏世界,还打算只靠一副眼镜就将虚拟事物叠加在现实世界之上。如今,不知如何实现梦想的Oculus却被分为手机VR和PC VR两个部门,这比艾里布卸任CEO的消息更加让人吃惊。

Oculus Rift
布兰登·艾里布

  兵分两路

  在过去的4年里,VR产业变得愈加纷繁复杂,竞争之激烈超出大多数人的想象。而Oculus正腹背受敌:HTC Vive与Rift争夺高端PC VR市场,而更多手机VR设备在低端无线市场中围攻与Oculus合作的三星Gear VR

  本周宣布的Oculus重组计划似乎是应对之策:艾里布开始领导PC VR团队意味着他将卸任Oculus CEO,而新总裁的选拔也随之启动;尽管充满戏剧性,但这次重组更像是Oculus对自己的重新定义。因为内特·米歇尔(Nate Mitchell)、约翰·卡马克(John Carmack)、迈克尔·亚伯拉什(Michael Abrash)和迈克尔·安东诺夫(Michael Antonov)等关键人物都留任原职或者转到近似的岗位。

Oculus Rift
Oculus首席技术官约翰·卡马克

  对于艾里布来说,这是回归天职的绝佳机会。“产品研发攻坚”也许是他4年前就梦寐以求的岗位,而且能帮助Oculus“加大研发力度,提升创新节奏”,只是这次重组的发布时机在外界眼中有点奇怪罢了。

  老兵新招

  从短期来看,Oculus并没有什么改变。该公司的手机VR部门早就独立出来,主要领导麦克斯·科恩(Max Cohen)这次也没有变动,只是上级换成了乔恩·托马森(Jon Thomason)。而托马森曾经是手机芯片厂商高通的研发副总裁,具备丰富的管理经验。

  截至目前,Oculus的手机VR部门只有三星Gear VR这一项成果,而硬件相关消息都来自于卡马克的社交媒体和主管们在Oculus Connect大会上的发言。另一方面,谷歌在Gear VR问世两年之后联合多家手机厂商推出了Daydream。于是,本次Oculus的重组便引发大量猜想:被Facebook收购的Oculus是否错失了在软件层面结交VR合作伙伴的时机?三星旗舰手机的爆炸丑闻是否让Oculus的手机VR在年末旺季中无力对抗Daydream?难道Oculus要组建独立的手机VR公司?

  总有一天,独立头戴设备会统治整个VR产业。在Oculus Connect 3大会上介绍Santa Cruz原型机前,Facebook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就曾提到这一点。他将独立头戴设备看作未来几年的VR产业增长第三极。而进一步发展壮大之后,这些设备将扫清PC VR的障碍,消除手机VR的限制,彻底称霸VR业界。

  压力山大

  当然,我们也不能忽视微软的MR(混合现实,Mixed Reality)。Touch手部控制器发售之前,Oculus曾与微软合作,在Rift套装中搭售Xbox One手柄。另外,微软刚刚提出向Rift串流Xbox游戏内容的方案,而卡马克也把微软旗下的《我的世界》推广到所有Oculus头戴设备上。与此同时,微软推出了独立的MR设备HoloLens。虽然被整合入昂贵的3000美元开发套件,HoloLens的inside-out追踪技术已经解决了VR的一项根本问题——不依靠额外的传感器就能定位头戴设备在房间中的位置。虽然目前只对合作产商的有线VR头戴设备授权该技术,但微软很可能自己推出搭载该技术的VR头戴设备,因为他们已经通过HoloLens,攻克了大量VR难题。

  更重要的是,Facebook的VR产品推广之路并不顺畅。令扎克伯格头疼的问题很多,Rift延迟发货、三星手机会爆炸,还要承担来自谷歌和微软的压力。Facebook只有尽快推出独立头戴设备才能击败众多竞争对手。

  那么问题来了,既然要结合手机和PC VR的优势,为何要将两个部门分开?显然, Oculus的两大部门会互相沟通,但整合方案应该不会很快出台。有趣的是Oculus首席技术官约翰•卡马克与Epic Games创始人蒂姆·斯威尼Tim Sweeney日前也在推特上就未来的VR形态进行了互动。斯威尼认为未来上亿用户手中的AR/VR设备应该更接近于如今的PC VR,而不是手机VR或AR。卡马克对此回应称,“你是怎么做出区分的?很想和你来场十年的赌约。”

Oculus Rift
 

  王者归来

  在过去的4年里,担任CEO的艾里布已经把Rift从众筹项目打造成Facebook旗下的庞然大物。这可是不小的成就,老领导卸任之后,Oculus将何去何从?

  自从两年前买下Oculus之后,扎克伯格就对Oculus特别上心。他不仅在近两届的Oculus Connect大会上发表演讲,还在今年介绍了Santa Cruz原型机和社交新功能。此外,他还在年初的三星世界移动大会上为VR代言,并把Oculus搬入Facebook总部,方便监督。扎克伯格对于Oculus的关心明显超过Facebook的其他部门。

Oculus Rift

  原因很简单,VR是Facebook保持新鲜、激情和市场份额的最重要手段。Connect 3大会上的社交VR演示可谓是惊鸿一瞥:全景视频、虚拟形象和鲜活的互动取代了聊天室的墙壁和人像。如果Oculus真是Facebook的未来, 扎克伯格怎么可能不亲力亲为?

  扎克伯格应该不会钦点Oculus的首席执行官,而是等待信念相同的人浮出水面。新的领导层甚至可能是一个团队。既然Oculus是Facebook的发展关键,人们就不会停止对本次重组的质疑。

Oculus Rift

  总之,Oculus用这种方式结束喧嚣的一年的确有些不同寻常。Oculus的消费级VR起步不顺,重组后的2017年能不能有所好转,让我们拭目以待。

推荐栏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