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本暗战AR行业:这蛋糕比VR还大3倍

  应用案例

  AR教育产品技术含量低 山寨同质化乱象丛生

  AR会从哪些消费场景爆发?从市面上的产品来看,教育领域或许是个突破口。从多类自称是“AR教育产品”的介绍来看,主要呈现方式是手机或电脑预装软件后,通过摄像头扫描教育道具,手机或电脑上就会出现立体的图案、三维的视频或模型,从而与学生互动。

  自称接触AR已经16年的赵良华亦将AR技术应用在儿童教育领域。据其介绍,随着硬件的提升、智能手机的普及,用手机/平板电脑“APP+摄像头+道具”就能实现AR在教育中的应用,这符合当前硬件、技术的应用场景。

  不过据记者了解,当“鲸鱼从篮球馆跃出”这样的AR或全息概念视频出现后,业内开始认为,以上的“AR教育产品”是打擦边球的伪概念,即便算是AR技术,“其技术含量也不高,处于初级状态。可以说,真正意义上的AR教育还没有到来。”

  “APP+摄像头+道具”类型

  VR/AR概念爆发后,已有上市公司开始布局。慈星传媒此前签署了一份重大采购意向书,其中一个产品为儿童AR智能产品“阿U幻镜”。据慈星传媒介绍,该产品有一系列内容学习包,通过AR技术打通虚实交互,其原理是“通过计算机图像识别技术与实体玩具结合”。

  采用类似原理的还有赵良华的产品,他现在是大连新锐天地传媒有限公司CEO。他坦言,目前市面上的AR教育产品几乎都是“APP+摄像头+道具”类型。新锐天地也尝试过接入AR智能眼镜,但并没有攻下消费者。眼下手机(平板电脑)依然是AR教育产品的主力设备。

  然而,多位AR界、教育界人士对上述AR教育产品的呈现方式并不十分认同。从事互联网教育的范伟程分析称,“这不是AR,是炒作概念。现在APP加卡片,只能算智能识别。”

  对此,研究AR/VR技术多年的成都理想境界科技有限公司产品经理李学良认为,这算是个AR技术,但技术含量并不高。目前来说,教育领域相当于细分领域的一个玩具产品,比较初级。

  实际上,从2000年开始,AR设备就从服务器过渡到电脑再到现在的移动设备,赵良华认为,手机、摄像头来识别道具的方式已是目前硬件、技术下可行的呈现方式,“我们现在就是在等AR硬件、技术的发展,完善出更好的场景。”

  内容沉淀与技术同等重要

  虽然有观点认为AR教育产品大部分的呈现技术比较初级,但在AR in China CEO张明军看来,这些“非严格意义上的AR从业者”,以当下的AR技术为蓝本,进行内容制作、积累和推广,对于AR产业发展而言,他们真正的价值在于储备优质的内容。

  参照智能手机硬件、软件市场的发展趋势,智能终端变现的次序是,硬件产品、内容产品和数据产品。VR现在就陷入“硬件火、软件冷”的怪圈,内容的极度匮乏成为行业挥之不去的痛。对此,业内呼吁在AR产业真正爆发前,内容、软件的沉淀与技术同等重要。

  此前,IDG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晓鸽也表示,最后的赢家一定是把内容和技术结合起来,让人看了觉得是必须要看的,才会愿意付钱,企业才能做大。这个领域“内容、创作为王,创意很重要”。

  说到创意,AR教育领域的内容生产者们直摇头,行业屡禁不止的抄袭乱象推升创意成本,市场鱼龙混杂。赵良华就多次公开痛斥行业内的同质化、山寨产品,“抄袭我们产品,并没有超越,换个名字再打价格战、挖代理、抢市场,最后受伤的是整个行业。”他希望,在AR教育内容生产上,出现真正的竞争对手,带着好的想法,一起碰出好的创意。

  张明军则提醒,随着技术和商业的发展,从业者仅考虑目前终端上能够承载的产品和服务是不够的,“新的硬件和软件带来的玩法,会和现在有很大区别和不同,不自我调整,下个阶段将失去‘产业核心玩家’的地位,内容、软件和硬件需要不断磨合。”

  业内观点

  AR in China CEO张明军:从“感知”到“认知”AR想象空间极大

  最近关于AR/VR的交流会、创投会很多,AR in China CEO张明军快忙不过来了,这在2010年是无法想象的。当时,张明军刚开始接触AR——PC、显示器,再加摄像头进行交互——这种方式一直延续到2012年。2011年以后,智能手机爆发,开始有了许多移动端AR应用的出现,再到智能穿戴设备的兴起,在眼镜上实现AR功能成为业内的畅想。

  近年来,AR的发展速度加快,虽然消费市场不如VR火爆、技术还有壁垒以及产业有待打通,但专注AR已6年的张明军坚信,“VR或许是下个时代的PC,AR就是下个时代的mobile。”

  为此,记者(以下简称NBD)近日专访了张明军,常年浸淫于AR界的他,带来了行业内新鲜的发展风向。他认为,当AR实现与现实高效链接、交互后,再加上人工智能(AI),AR能做的事“想象空间极大”。

  AR和大数据高度关联

  NBD:在投行的研究报告中,AR的市场估值明显大于VR,您怎么看?

  张明军:从技术层面讲,AR和VR是包含和被包含关系,属于计算机图形图像研究范畴。AR的应用,现阶段公众看到的相对简单,随着软件层面的提升以及人工智能的应用,会把AR从现阶段的“感知”带入下一个阶段的“认知”。因此,AR能做的事情想象空间极大。

  AR的本质在于适应现实、保留现实。正因为适应现实,AR真正可以面向千变万化的真实世界,与各行业场景紧密联系;正因为保留现实,才能够做到选择性信息化增强,降低技术应用的时间成本和制作成本。实现高效的认知和交互,这是AR估值高于VR的原因。

  NBD:与VR相比,布局AR的企业更多是有数据、计算能力的公司,这种类型公司是否更容易获得先发优势?

  张明军:目前主流核心技术,比如交互、光学、OS、SDK等方向,并非掌握在大数据背景的公司和团队手中。因为,目前综合的AR产品,更多是IT和互联网巨头才敢试错,这些巨头本身的发展脉络要求其必然是大数据公司。

  AR和大数据的关系,简言之,一是入口,二是出口。未来AR既是大数据的取得方式,也是大数据体现和实现价值的重要平台。AR和大数据一定是高度关联的,这对所有公司都很重要。

  移动端依然是过渡阶段

  NBD:AR会有怎样的崛起路径?相对C端市场,是否更容易从B端市场找到爆发点?

  张明军:是的。目前,C端也不是没有应用场景,只不过我认为,C端的模式对于AR技术本身的依赖并不是最最核心的。B端市场和垂直领域的资源、技术、渠道等积累应是下一轮AR公司洗牌最大的“护身符”。

  AR in China也一直在观察、评估和思考,2B模式的AR公司在未来短期业务中需要积累什么?我认为有几条“护城河”:一是增强客户粘性的法宝,例如品牌形象以及在对传统业务流程的提升、替代过程中,沉淀大数据等不易取得的资源;二是形成产品标准或开发生态,例如通过切入更多应用场景,形成标准化产品或开发工具;三是技术壁垒,例如率先通过业务锤炼出成熟、主流的技术方案,并通过完善的IP战略巩固技术。

  NBD:AR的发展经历了从PC端到移动端的演变,移动端是否是未来的理想呈现方式?

  张明军:移动端的业务量远远大于PC端的AR时代,移动端依然是过渡阶段,这个阶段给不少创业企业带来思路和项目。目前,智能眼镜是AR最理想的呈现方式。

  从AR in China所接触的AR软件厂商来看,其规划蓝图都在考虑和深度学习与人工智能的结合,这也是我提到的“感知”到“认知”的过程,就像婴儿的成长过程,长大了可以干很多事情,从事更多行业。

提示:键盘也能翻页,试试“← →”键

推荐栏目